导航
行业动态

洪水冲袭脆弱图书业:涿州百亿码洋仓储基地受损 图书保险缺位

发布时间:2024-01-07 21:54:14 来源:bandao半岛体育

  “到今天上午9点,公司被困的67名员工都已被解救出了库房。涿州一家印刷厂给咱们提供了临时居留点,还做了早饭。员工目前身体健康情况还好。”中图网总经理黄平8月2日说。

  不过,中图网位于河北涿州仓库里的400多万册图书,有80%还泡在水里,估计损失3亿码洋(指全部图书定价总额)。

  受台风“杜苏芮”残余环流影响,自7月29日起,华北部分地区遭遇强降雨。与北京山水相连的河北省涿州市受灾严重。坐落于此的北京西南物流中心是全国重要的图书仓储基地,多家出版社和图书公司的仓库受损严重。

  中图网的仓库也在园区里,中图网被称为图书界的奥特莱斯,是一家主营库存书业务的电子商务平台,因此库存量较大。

  黄平8月2日中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仓库的水深有2米左右,无法自救,只能等水退后再进库盘点、抢救。”这对本就利润微薄的中图网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黄平说。

  灾害暴露了图书仓储的抗风险能力,多名从业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行业普遍没有购买财产保险。这是怎么回事,又该如何破解?

  今年4月初,中图网在其位于河北省涿州市的仓储中心举办了2023涿州春季书市暨中图网仓储淘书会,限时开放拥有400万册图书的库房。2万平方米的库房走进了约5000名读者。

  很多读者表明了自己经受了巨大的震撼,库房里的书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没有类别指引,读者只能自己在书架间穿行,不知道下一个书架上会出现什么书。

  中图网本来有一些预防的方法。汛期到来后,公司准备了2000多个沙袋,还买了一些发电机、抽水泵。但这些措施在洪水面前显得无能为力。“从大水浸入仓库开始,只用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就涨到了齐胸高。”黄平说。

  他介绍,中图网80%的图书被泡在水里,只有3层阁楼上的货架可能幸免于难。

  “没法自救,你说我找艘小船过去能搬走多少书?况且搬走了也没地方安置。”黄平说,“现在希望水尽快退掉,一些有塑封的图书或许还有抢救的可能”。

  “很多读者表示愿意买泡水书支持我们,但我们没办法解决卫生隐患,所以决定泡水书全部销毁,不再销售。”联合天际(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和记者说,该公司的仓库同样位于涿州。

  一般来说,泡水后的书会字迹模糊、书页粘连,不仅无法阅读,而且可能滋生霉菌。

  联合天际公司的仓库是高架库,所以受损的可能是一层和货架外平铺摆放的图书。“但要命的是,放在低处的一般是新书、加印书、畅销书,因为动销好没有被放高架。”该工作人员说。

  联合天际公司发布的公告称,该公司总体库存码洋1.24亿元左右,图书近150万册,保守估计损失至少千万级码洋、百万级实洋。

  在大水面前,一本本精美的图书却显得笨拙沉重。“大水来之前,我们收到了撤离通知,但交通几乎中断,天又下着大雨,实在没能力转移2万平方米的图书。”黄平说。

  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仓库所在的位置地势偏高,大水浸库确实出乎他的意料。

  还有图书公司工作人员介绍,水进入仓库以后,他们立刻组织抢救,但除了把放在地上的书往高处摞,再给上层的书堆缠上塑料膜防水以外,没有别的办法。“很快水就涨了上来,工作人员只好撤走。”

  黄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中图网的仓库面积和图书数量在当地规模较大,因此遭受的损失也较为严重。

  目前多家图书公司都表示,仓库受损,导致发货无法保障。北京时代华语国际传媒股份有限公司8月1日发布《致客户函》称,“我司库房进水深度高达2米,所有图书被泡水,损失惨重”,“预计15日之内,我司库房无法发货,当前已经推送过来的订单也无法处理”。

  时代华语总裁冉子健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库房的规模近8000平方米,图书存量300多万册,价值2亿多码洋。

  这些图书公司的仓库主要聚集在北京西南物流中心涿州园,一场大水,让一条从涿州到廊坊再到天津的环京图书产业带浮出水面。

  北京西南物流中心成立于2000年9月,曾是北京市最大的图书物流公司,全北京300多家图书出版企业中有270家企业曾在这里完成图书物流。

  2017年,当时位于丰台区花乡的北京西南物流中心开始拆除、腾退,迁至房山区和涿州。据介绍,北京西南物流中心涿州园占地约400亩,仍以图书仓储为主。据报道,2018年,西南物流中心及周边仓库的年发货码洋超100亿元,是名副其实的“百亿码洋图书基地”。

  2017年,北京开始新一轮疏解整治,印刷及纸制品仓储行业陆续外迁,外迁地遍及廊坊、涿州、沧州、天津等环京地区,甚至较远的山东泰安、江苏南通。

  2020年9月,天津市印刷技术协会发布信息称,截至当时,北京共有54家书刊印刷企业迁入天津,大多分布在在宝坻区。

  据《出版商务周报》报道,不少出版机构位于河北固安、永清等地的库房,也因此无法正常运作。此次京津冀地区暴雨至少让上百家出版机构的库房受到严重损失。

  仓库是一些图书公司的痛点。早在2012年7月21日,图书品牌“读库”在北京房山的仓库就遭受特大暴雨的冲击。2019年,“读库”将库房从北京搬到了南通,这已是其第六次仓库易址,当时,“读库”公开发布求助信“筹措一笔资金”。

  “图书公司将仓库从北京搬迁到涿州等地,归根结底是成本原因,这里有规范的仓库,租金只有2-3元/平方米·天。”黄平说。

  “我们十几年前上过保险,但后来就没上过了,我们找了很多的保险公司,销售员一听是图书就不愿意了。”黄平说。

  “我猜测原因是图书又怕水又怕火,非常易损,保险公司可能赚不到钱。”他说。

  还有另外几家仓库位于涿州的图书公司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他们的图书没有保险。

  “商业保险是进行风险管理和实现风险共担、风险转移的重要机制之一,保险公司在设计险种的时候,必然要考虑险种类型的可能经济效益,如果仓储的图书普遍买不到保险,风险就无法通过这条机制来分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詹承豫说。

  图书的码洋和实洋差距过大,可能是保险公司不愿承保的原因。在电子商务平台,低至5折几乎是图书销售的常态,而在直播平台,1元图书也屡见不鲜。

  “2018年的时候我们买过保险。到期再买的时候,因为没达到承保条件,保险公司就没承保。”北京集文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邹斌接受各个媒体采访时说。

  有图书公司工作人员称,保险公司对库房整体的结构、地势等要求比较高,但图书公司又无权整改租赁的仓库。

  对于如何分摊保险成本,詹承豫认为,可以借鉴政策性农业保险推广过程中的相关经验。政策性农业保险是从中央到地方广泛推行的一项重要惠农政策,各级政府通过加大农业保险推广、出资和补贴等方式分摊保险成本,鼓励更多农户参保,同时推动构建更合理公平的定损理赔机制,让政策性保险机制惠及更多群众。

  “国家层面应该进一步鼓励和完善巨灾保险机制。此次暴雨受台风等多重因素影响,多地仅用两天的时间,就下了相当于正常年份两年的雨,我个人觉得已能称为巨灾。”詹承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但他指出,当前我国巨灾保险因为定价过高、理赔程序和保险覆盖类型等问题,风险管理的作用尚不能有效发挥出来。未来国家层面通过政策引导和补贴等方式,扩大巨灾保险的覆盖范围,规范其定损及理赔机制,可以轻松又有效弥补保险机制缺失问题。

  21深度|英国高铁二号被官方监督管理的机构评定“无法交付”,千亿英镑项目到底怎么了?

首页 产品中心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