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行业动态

河北涿州:暴雨后的图书库房重镇

发布时间:2023-08-29 05:26:35 来源:bandao半岛体育

  8月1日晚8点半,涿州市消防救援大队隔着中图网涿州仓库的厂区大门和里面的人对话。

  水位是在当天下午两点后突涨的,8月1日中午,魏凌涛还在食堂吃了饭,一如往常。下午,她和同事们开始堆沙包,堵住卷帘门,转移图书。他们是中图网涿州仓库的员工,魏凌涛负责现场总调度。

  水位一直在上涨,天黑后,库房被淹了一半。到晚上9点半,魏凌涛和47名同事在4楼等待救援,她安抚员工,“大家先给家里边报平安,报完平安之后,可以先关机,保留一下电量,等待救援。”

  中图网的库房有两万平方米,存书400多万册。这样的图书仓储在涿州不是个例。资料显示,北京西南物流中心涿州园区,占地面积400亩,是全国最大的图书物流仓储基地,有近百家出版社和书商的库房安家在这里及周边地区,图书品类的年吞吐量达到200亿码洋(全部图书定价总额)。

  据8月1日涿州发布,7月29日08时至8月1日11时,涿州市出现非常明显降水天气过程。全市平均降水量355.1毫米,最大降水量为两河村435.7毫米,多个乡镇、街道降水量均超300毫米。受上游洪水过境影响,涿州市河道行洪和城市内涝风险加剧,防汛形势十分严峻。涿州市成立了28支共计8755人的应急抢险队伍,并与驻涿部队和蓝天救援队等专业救援队伍通力协作,全力做好救援保障。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公羊救援队、浙江公羊救援队、山东济南的平阴朝阳救援中心已抵达涿州。另外,公羊救援队航空特勤力量已全部进入战斗值勤,救援直升机8月1日下午转场飞抵灾区备降点。此外,内蒙古北疆应急救援青年突击队、任丘市天狼应急救援队、唐山迁安蓝天救援队、平澜救援队、天津蓝天救援队等均开始迅速响应求援,陆续向涿州开进。

  洪水穿过图书库房重镇,我们采访了三家出版机构,他们有的坚守在库房一线调度,有的已经撤离到安置点。图书库房是涿州洪灾的一个切面。过去的这一夜,围绕着小城涿州的救援,正在展开。

  2023年8月2日凌晨开始,雄鹰救援队和武警官兵陆续解救47名中图网被困人员。受访者供图

  7月31日早晨7点多,天问求索图书公司的袁牧歌和工人们在库房正常上班。袁牧歌的库房位于涿州市码头镇洋泗庄村,距离拒马河不到三公里,库房占地2600平方米,主要经营馆配图书——给学校图书馆、乡村书屋配给图书。每年进出上亿码洋。

  早晨她到达库房时在下大雨,当时已经有四五十厘米的积水。据涿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2023年7月31日通报,8时,都衙流量1300立方米每秒;9时,张坊流量675立方米每秒,东茨村流量855立方米每秒,琉璃河北京漫水桥流量1130立方米每秒。根据《涿州市北拒马河防洪预案》,涿州市启动北拒马河红色预警并宣布北拒马河防洪进入紧急状态。为确保河道行洪安全,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各抢险队、邺堤乡村群众昼夜24小时值班,北拒马河两侧洼套自然缓洪滞洪,即小清河分洪区启用,按照小清河分洪区超标洪水防御预案提前转移受洪水威胁的村民,确保人民生命安全。

  拒马河是此次行洪的主要河流之一。地图显示,涿州市码头镇,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境内有3条河流流经,分别是北拒马河、琉璃河、小清河,3条河流于镇域东南角交汇。

  袁牧歌说,图书太多,货架放不下,有一些图书本身是放置在地上的,一进库房,工人们立刻开始把书收拾到货架上。9点,第一波洪水来临,水位大涨,差点没过库房约七八十厘米高的防水台阶。

  9位工人一直在原地守着,到下午三点,第二波洪水来临,水太猛烈,把厂房大门口的沙袋冲开,水开始直接灌入库房。一个小时后,库房内部的水已经齐腰,三层货架已被淹没两层,库房外部已达到170厘米左右。

  下午五点多,袁牧歌公司里的所有人靠着步行,安全撤出。撤出之后,袁牧歌先回了一趟她居住的码头镇西刘庄村。村里已经停水停电,没有网络。

  后来,袁牧歌和9名工人按照信息自行来到涿州三中安置点。附近受灾的村民也都集中在此处。

  袁牧歌说,往东是拒马河,往南也是拒马河,其实没有太多地方能选择。在涿州三中宿舍,一层楼十多个房间,房间是上下铺,每个房间住8个人,五层的宿舍已经住满。吃饭由安置点免费提供,水电齐全,只是网络稍差,袁牧歌去旁边的超市连接无限网络。

  在上洪及强降雨的双重压力下,涿州市于7月31日晚启动红色预警,所有河流进入防洪紧急状态。

  和袁牧歌的库房一墙之隔的就是北京西南物流中心涿州园区。嘉友缘文化发展中心坐落于园区中区,负责人张意杨说,尽管周边村庄发布了撤离通知,但当时,他们并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洪水来势凶猛,现场工作人员措手不及,基本上没有时间采取应对措施,甚至连防水的沙袋都没有准备。张意杨提到,库房处于高台库的位置,也就是说地势较高,比周围地面以及办公区高出一米。

  张意杨身处北京,去往涿州的高速公路一度被洪水淹没,道路不通,车辆难以通过,她没办法第一时间到库房。

  8月1日早上6点多,两位主管游泳进入库房,拍摄了一些书库的照片。书库内,水位居高不下,淹没了第一层的书架,大量图书散落在洪水中。

  中图网的库房位于涿州市经开区阳光大街,距离拒马河大概五六公里。7月31日下午,中图网的员工在听说一些同行的库房被淹后,开始着手准备救援物资。中图网黄平总经理介绍,他们连夜购买了两千个沙袋,还打算购买发电机和抽水泵等物资,但是因为运输限制,抽水泵无法运送进来。晚上公司安排了人员值守,时刻注意水位变化。

  中午时分,洪水还没有进厂区,厂区边上的十字路口,水大约漫到脚踝处。两点左右,水位突涨,来势汹汹,魏凌涛和同事在装沙袋,堵厂区的大门,也堵库房的几个卷帘门,但水流迅速,防不胜防。

  两万平方米的库房一共有十几个门,他们先拿塑料布蒙了一遍,然后垒上防水沙袋,以为有希望能堵住外面的水。

  中图网的图书种类丰富,社科类小说类童书类和外文书籍都有,存书400多万册。除了货架之外,中图网的库房里还有阁楼货架,他们在7月31日晚就开始尽力搬运图书,把底层货架的图书往阁楼货架上转移,但书多人少,“转移了一点,但不多。”

  打算撤离的时候,突然一个门被冲开了口,沙袋被冲进库房,“挡不住了”,他们只能离开库房,到旁边四层楼高的行政楼躲避。

  魏凌涛说,她身高一米六,等到下午4点左右撤离库房的时候,水位已经到她胸口的位置。想要通往园区外,只能靠游泳和船只。

  黄平还记得,早上有内蒙古通辽的客户给他打电话采购,黄平说库房都在做防洪救灾,对方直接回复,“没事儿,那我过来帮你们一起来抗洪吧。”黄平说,这个人他都没见过,听到这番话时,他觉得很感动。

  8月1日晚9点多,魏凌涛看见,水位已经和电线杆齐平,大货车已经看不到顶,库房被淹没了一半。因为中午在食堂吃了饭,晚上还能就着剩菜和平时带的零食充饥,桶装水还有,但不多了。天黑下来之后,园区停电,水位持续上涨,开始有员工拨打消防电线米开外是中图网的常务副总翟峰,8月1日上午他还在北京,京港澳高速解封之后,他回到涿州,可是涿州交通大部分已经中断,他只能来到最靠近库房地方,在外面想办法给员工运送物资。

  翟峰说,大多数员工身上的衣服都被水打湿,没有衣服可换,有员工把宿舍里的床单被罩裁开,做御寒和擦身子用。

  据8月1日涿州发布,涿州市成立了28支共计8755人的应急抢险队伍,并与驻涿部队和蓝天救援队等专业救援队伍通力协作,全力做好救援保障。目前,城区一个、小清河蓄滞洪区两个、兰沟洼蓄滞洪区一个共四个重要点位,全部配备了冲锋舟和大型救援设备,并安排部队官兵和专业应急抢险队伍24小时待命值守。

  魏凌涛看到,隔壁楼层里有人搭着救援艇出去,但救援艇很短缺。人们更多的时候都在奋力自救,把最紧缺的救援艇让给更需要的人。她记得,对面马路上,有一个人爬到树上求救,魏凌涛和园区里的人都在帮他呼救,让救援人员优先把他带到安全区域。

  中图网常务副总翟峰介绍,2017年之前,大多数图书出版商的仓库,都集中在北京的两个园区,一个是丰台区的西南物流中心,一个是朝阳区的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2018年,图书仓库迁出,考虑到北京是文化中心,“做图书的也不想离北京太远。”

  涿州被选中。涿州北面相邻的古庄村、祖村等都属于北京市房山区,那里云集了众多文教产品的库房。地图显示,在北京西南物流中心涿州园区的西北方向4公里外,可上京港澳高速,东南方向约4公里可进入良常路。两条线公里后都能接入北京南六环。便利的交通条件是这处园区被众多出版企业看中的原因之一。

  袁牧歌几年前在房山安家,对她来说,库房在涿州,回家方便,发货也很方便,于是,她跟随着大部队在2018年来到这里。出版行业,本身就会看重蓄水通道,她说,在库房底下,都有池子蓄水。此前,她从来没有在涿州经历过如此大的洪水。她说,和她一墙之隔的北京西南物流中心涿州园区,防水台阶大约有1米5,但在7月31日晚,水位也已经漫过小腿,此后逐渐被淹没,水深大约两三米。

  翟峰说,近三年出版的书可能有塑封,更早一些的图书则没有,而中图网的特点就是消化过去2-20年间出版社和出版商的库存书,所以没有塑封的图书大约占80%左右。而即使有塑封,在水里泡过一夜,也会进水。

  书的品相受影响几乎是注定的。对于被泡水的图书,张意杨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可能会选择销毁,因为洪水里附带大量泥土和病菌,卫生安全得不到保证,若再次销售给读者或学校,可能会对他们的健康造成危害。即使是带塑封的图书,长时间浸泡在水中也会失去保护效果,张意杨不敢冒险,担心可能造成更多卫生问题,“我们不能让这种书流入市场。”而储存在库房高层书架上、未泡水的图书,张意杨则期待着能够尽快转移。

  嘉友缘文化发展中心库房面积约六千平方米,收纳着约1.5亿册图书。图书的品类涵盖广泛,接近十万种,几乎涵盖了各个年龄段的读者,包括馆配图书和课外读物在内。除了库房内被洪水损毁的书籍,即将快递发往外部的图书也受到了影响。张意杨说,一些已经打包完毕的图书被淹没,由于洪水阻断了发货通道,很多图书无法如期发出,将来可能面临高额的赔偿违约金。有些图书可能已经缺失,需要联系其他出版社供货,这种不确定性又增加了未知的风险。

  袁牧歌和爱人从2005年进入出版行业,2007年开始单干做老板,这个库房倾注了两人十多年的心血。“这么多书太心痛了,可能就在一夜之间全部打水漂了。”她和员工几乎没时间转运图书,虽然把地上的图书往货架上收拾了一些,“但忙活了大半天也没用,第二次水来一下全部淹了。”她和家人也想过回去看看,但是村的主干道已经淹没大腿,而厂房大门口水位也将近两三米深,到库房还有几百米远。

  袁牧歌说,悲观流泪的时间已经过了。现在,她想着,等洪水退了,第一步就是回去清点损失。她希望供应商能够延长付款期限,也希望客户能尽快结账,“拿着这个钱再东山再起呗。重新再买书架,重新再备货。”

  8月1日晚,中图网在官方公众号上发了一则消息,“我们的库房被淹了”,网络留言中充满了关切。

  现场调度魏凌涛介绍,晚上12点,第一拨救援人员到达。46名员工在二楼窗户前排队等候,第一批带出去了五名被困人员,有小孩,也有老人。

  一拨送出去再返回来,大约需要一小时,第二拨救援人员在凌晨1点到达,这次解救了6名工作人员,参与此次救援的有雄鹰救援队和武警官兵。

  8月2日,最后一拨人员在8点半安全撤离。魏凌涛和同事们立即去医院做了检查,幸好没有大碍。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公羊救援队、浙江公羊救援队、山东济南的平阴朝阳救援中心已抵达涿州。另外,公羊救援队航空特勤力量已全部进入战斗值勤,救援直升机8月1日下午转场飞抵灾区备降点。此外,内蒙古北疆应急救援青年突击队、任丘市天狼应急救援队、唐山迁安蓝天救援队、平澜救援队、天津蓝天救援队等均开始迅速响应求援,陆续向涿州开进。

  根据最新的水情数据,8月2日4时,白沟河东茨村站流量为2690立方米/秒,正处于平稳下落阶段。

  据涿州发布,据统计,截至8月1日上午10时,全市受灾人数133913人,受灾村居146个,面积225.38平方公里。截至7月31日下午17时,已统计农业受灾面积9726亩。

  天亮后,中图网被解救的人员,在涿州有家的,且家没被淹的,回了家。没有家的,去往高官庄的一个安置点。

  涿州三中这边,袁牧歌看到,陆陆续续有新解救的被困人员进入,宿舍楼已经不够用,教学楼开始投入到正常的使用中,大厅里也开始安置受灾人群。学校外面,三辆应急通讯车保障他们的网络畅通。一大早,有插座的地方站满了排队充电的人群,六个插线板得满满当当。

  早上9点多,一夜没睡的魏凌涛,在涿州的商店采购,给每个人买一身干净的换洗衣裳。

首页 产品中心 联系我们